能追无尽景,始见不凡人。
 
 

20岁

周末开一罐小麦啤酒,看着远处将落未落的胭红色的云,和当年加拿大150周年一样位置的,曾让我觉得美好、巧合,和后来不敢再看的烟花,和自己过这个520.

前几日生日,非常意外地收到一位旧情人的祝愿,非常震动,距离那场认真得都不像我的恋爱,才不过一年半,却感觉已经过了很久,这一年,那么多的光怪陆离,醉生梦死,疯狂不计后果,走了一半的泡遍各国帅哥的计划,都像是一段封起来的琥珀,风一吹,就不知道掉到哪里了。

像走了一条不知道该不该说后悔的弯路,撞了头破血流提心吊胆的南墙,看过社会运行的种种法则和后果,最后居然决定好好学习。

我想这也许是一件好事,人生总要作死,总要倒霉,晚作不如早作,在十九岁掐着尾...

 
21 May 2018

这一年

来这边一年多了,这十数个月的时间,内部外部发生的巨大的变化,比过去十八年还要大,名字是父母各一人的姓,再加上一个舒字,据老妈说,意义是像叶子一样舒展。

我觉得我做到了,能感觉到以前蜷曲成一团的东西,被沿着叶脉捋顺,每一条皱纹都渐渐被抚平。去年八月的时候,我和一个朋友讨论,觉得自己不够有趣的烦恼:

“末了她又问,所以你现在这样折腾自己,是为了迎合什么人,改变自己原有的性情吗?

并非迎合,我只是希冀不需要我装傻卖蠢,不必小鸟依人,不必说我不想说的话,不必演我不愿演出的剧本,我爱的人,能爱我如我所是。”

现在看看这段话,还有点好笑,那时候是多么一个为了爱情思前想后的小女孩儿呀,又想有爱情,又...

25 Mar 2018

一个人的旅行

从香港开始,有两三年了吧,没有和别人一起长途旅行过,总是一个人,拉着箱子背着包,不敢自居背包客沙发客,因为所到之处,仍是有基本的热水和食物,也并无穷乡僻壤之处的经历。

四个月的实习结束之后,去了一趟纽约,接下来还在犹豫,是去以色列还是斯洛文尼亚。

一个人旅行,最让我感触的是,可以穿上不同的性格,却每一个都是真实的自己。

有在hk下着大雨奔过空中长廊,下着微雨沿着红磡散步,有一路去魁北克,一路hostel和陌生人深夜流连酒吧夜店脱衣舞吧,在电子乐里和陌生的英俊小哥跳舞接吻,唇齿间有叼过玫瑰花茎的气息,有在跨年夜的纽约,在房间里注视着一街之隔的时代广场,默默不出声,待在黑暗里,把气息呼到窗户...

14 Jan 2018

又要搬家了

这次是搬去多伦多,第一次实习。

室友曾经说,如果我一个月的故事,是100个字的话,你一个星期的故事大概已经写了三四章小说了。

很多事情,爱情,戏剧,工作,学习。

先说爱情吧。

用流行语讲,我是个挺能“作”的人,时间短的朋友说,行了,打住,从此我给你的各国小哥哥小姐姐们编个号12345,你别跟我讲人名;时间长的朋友说,上次那个呢?你怎么又换了,专心学习,少谈恋爱;更亲近的朋友说,我看他们都挺好的,别作了,确定一个定下心来吧;再亲近的笑说,酥,你以后改名渣酥算了。

我大概是个,不爱发声明,不被部分女权团体接受的女权主义者。

曾经和朋友争论,凭什么男人可以风流潇洒,女人做同样的事,却要承...

 
07 Aug 2017

房间里看不见的朋友

在学校提供给大一的宿舍里住了两个学期,就要搬出去了,最后这几天,虽然是final周,还是会有突然怅然若失的时候,比如说,我大概要跟我房间里一位看不见的朋友说再见了。

我的房间,闹灵异早就不是一次两次,在国内的时候,我特别怕鬼,怕到缩在被子里一动不敢动,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这里,突然不怕了。

事情是这样的,从上学期开始,我总是能在半夜听到抽屉开开关关,整理书桌,也就是一大摞书为了码齐咚在木桌上的声音,每天如是,能持续好几个小时,之前并没有在意,以为是楼上的妹子在咚桌子,或者隔壁谁在整理书,后来这大概是属于细思极恐的事情,问了隔壁上下左右,都没深更半夜干过这事儿,而且更不可能有人每天整理桌子,一...

06 Apr 2017

"I'm the brother of the student committed suicide"

*Reddit

It doesn't feel real to type that title. None of this feels real yet. He was, as many of you are, a brilliant mind. To those who will say that UW doesn't isolate their students, I'd like to tell you that you're kidding yourself. My brother is the second person to die like this in this year...

26 Mar 2017

【东凤】不明白

凤九其实不是不明白为什么。


她只是控制不了自己不够强壮的神经。


总是会想起很久以前的事。


实际上,也没有很久。


总是一些细节会杀死人,用凌迟的方式,从眼睛,到耳朵,到心脏,血流满地。


一杯斟满的茶,一场夜晚窗外的大雪,一只紧紧握住的手。


和后来,一个不敢送去的礼物,一袭清晰刺眼的袍,一片丝竹声里渐渐模糊的视线。


你看,我们总是在追寻求而不得的东西,和人。


并不是不懂得珍惜眼前的,只不过命运中不属于她的一颗真心,要来何用,不如多一道浅浅伤口地送回,至少这个可怜,爱上她的多情之人,还能用一颗更完整的心去爱一个真正属于他的人。


祝愿他薄情,不要像...

26 Mar 2017

【东凤】旧情人

* 九重天X魔法世界Crossover


听说,昆仑虚新来了十几位金发碧眼的交换生。


人间有三千凡世,各行其道,修得能者,入道家九重天则成仙人,入佛家极乐世界成某佛一座下童子,入基督教成上帝一天之使者,入伊斯兰为安拉下一先知,入魔法世界成一挥舞魔杖的巫师。


政治上,上层建筑铸造者们秉承互不干涉内政基本原则,管理己方凡世秩序,偶尔需合作或出现边缘摩擦 ,才促一会谈,因无利益冲突,素来相安无事。


各大高校却无此规矩,鉴于多元化的潮流趋势,近来在教育界领头人的联手下,由霍格沃茨魔法学校起头,开启了一个交换生项目,而作为仙界数一数二的教育机构,墨渊的昆仑虚,灵...

12 Mar 2017

reach out的归路

reach out的归路大概就是,知道在爱情和人生规划,这两个对大多数女性很重要的板块里,到底怎么跟现实和解,怎么得到想要的,又能每天早上有刷了喜欢的酱的烤面包吃。

很是感谢上个学期的drama prof.跟我一个刚入本地文化的小白介绍了reach out这个常用观念,以及很多文化在找男友这个方面的禁锢和不同,于是就上蹿下跳地找了很多事来做,e.g.#做一件从来不敢做的事情#,比如说去专门学瑜伽,亚洲人只见过不到一手之数,同年龄的学生更是几乎没有,刚去的时候想来也是神色紧张,故而许多人进门总要盯着看,过了数次也就好了,每天扎着高马尾,高高兴兴自信满满地去上课,胃口也变得更好,不见减肥,反而似...

01 Mar 2017

I am my language.

这个学期修了一门公共演讲课,抱着混混日子的目的而来,不再像上学期那样,非要挑战一个和CBC白人一起上的英语写作,而选了一直以来的强项,演讲。这一次作业,应付非要citation的要求,硬是抽了一句过来做开头:until I can take pride in my language, I cannot take pride in myself.

这句话有很多可聊,比如说我们学校,CS专业太著名的原因,中国人印度人异乎寻常的多,然而吊诡的是,互相看不顺眼,一个中国人和一个白人,两人都相对友好,问你和谁做朋友,多数人选择后者,这原本没有什么,只是这【友好】二字,比较有趣。

这几日看窦文涛新开的...

03 Feb 2017

2016.12.30

看锵锵三人行,马家辉谈他二十年前写的一篇文章,“我希望我的女儿是女同志”,特别有意思,大概是说,我知道这世上的好男人太少了,不可能有第二个马家辉窦文涛,我在心里默默补了一句,然而温温柔柔的女孩子遍地都是。

前两天室友还在感叹,我上辈子肯定是个喜欢很多女孩子,不知道怎么选择的男人,所以这辈子投胎做了个女生,能和你们天天在一起。

新年到了,我也在前两天结束了一段关系,新晋单身狗,感觉男生,尤其是我所处学校的男生大概真的不适合我,前男友的朋友安慰他时说,“咱们学校比她好的多的去了”,please define 好,我想,大概整个学校你也找不到几个比我更不适合这里的中国人了,literally that...

31 Dec 2016

有所期待

“……那江雅琦更是不得了啦,带着假头发,梳成埃及艳后式,脸上的化妆是最时兴的东方神秘型,吊吊的眼梢直插入两鬓,看得人都呆掉了,她自己有架摄影机跟着跑,另外好几个相机也都对准她当模特儿。每个星期五一早欧史课,她开着白色轿车来,在惊声路旁一棵相思树底下停车,我很喜欢这个时候碰到她,返身讲门一阖,那姿态,那车门砰的一声,真是喜欢,够我一天快乐不完。”


刚买了kindle,下在国内未读完的《巫言》的时候,顺便把朱天文青年时写的《淡江记》也一并下了,真真是太惊讶,后来写着那么多吊诡文字的,马家辉口中“菩萨为什么低眉,怕一抬眼世界就碎了”的朱天文,居然也有这么青春无量,少女热情的时候。...

08 Dec 2016
1 2 3 4 5 6 7
© 酒鬼酥 | Powered by LOFTER